bobox盒子下载地址

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神豪正在恋爱中 > 第355章 泡温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www.bigkab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午后,度假村的果树林。

  高云手持一根笔直的木棒,刷了两下漂亮的棍花后直矗矗墩在地上,咄的一声道:“你们是那方怪物,敢大胆偷摘我仙桃!”

  “明明是苹果和梨子,怎么说是桃?”

  “估摸是犯疯病了。”

  “不管他,你左手边的苹果很大,摘下来。”

  “好的。”

  女孩们自顾自地采摘,只剩下高云在演猴戏,一阵微风吹过,卷起片片落叶,萧瑟之极了……

  妈的,演个戏都不配合?我这表演职业技能卡在98马上突破了,你们给点面子撒。

  “呔!”

  高云跑道张子风和陈文琪面前,恐吓道:“看我定了你们,去向王母问个究竟!”

  “哈?在扮演西游记的孙悟空?”

  陈文琪确定似地捅捅身边的小二风:“你以前见过他这么中二吗?”

  张子风揣测道:“云哥是不是太久不上学怀念演小品了?”

  “没看出他有戏瘾啊,戏精倒是真的。”

  陈文琪小声嘀咕,看着高云抓耳挠腮扮六老师的模样又忍不住笑:“幼稚不幼稚?什么时候去学校上上课,别和我们演了。”

  “嘶!不许脱戏!”

  高云呲牙怒视,颇有几分灵明石猴的桀骜与狂野:“小贼快从实招来,谁指示你们偷我仙桃的?”

  陈文琪觉得有意思,咬了口苹果,两侧脸蛋鼓鼓的,含糊道:“大圣息怒。我等不是妖怪,乃王母娘娘差来的七衣仙女,摘取仙桃,大开宝阁,做蟠桃胜会,万望恕罪。”

  高云闻言,回嗔作喜道:“仙娥别吃果子了。我问你,王母开阁设宴,请的是谁?”

  陈文琪想了想,道:“请的是……哎呀,反正在场的都有,唯独没你。”

  高云怒道:“我乃齐天大圣,就请我老孙做个席尊,有何不可?”

  张子风忍着笑道:“大圣可翻个筋头云,亲自去问问王母。”

  “好,待老孙先去打听个消息,看可请老孙不请。”

  高云作势翻了两个跟头,一溜烟的跑了,在远处挥挥手喊道:“游乐园见!我的剑已经饥渴难耐了!”

  跟三岁小孩也没区别了,宛如一个智障……

  “他变化好大。”

  江靖琪忍不住地秦冰彤说道:“以前没这么傻的。”

  “他最近有点累,应该是想彻底欢脱放肆一下。”

  秦冰彤微笑道:“出来玩嘛,开心就好,别想太多。”

  江靖琪叹了口气,随即笑了笑:“你说的对,玩得开心就好。”

  ……

  ……

  室内游乐场,像儿童城堡、蹦床、滑梯、海绵池跳水项目等地方人数不多,三三两两,都是家长带着孩子消遣,比较冷清。

  唯独蒙眼比武场地内算是热闹的,泡沫垫子上包含高云,一共七名男女做着游戏,吵吵闹闹乱作一团,来泡温泉的人都参与了进来。

  这游戏本来只能两个人玩的,规则是双方蒙住眼睛,手握一条一米多长的泡沫棒,根据声音来击打对手,而且是回合制的,你打一下我打一下,只能自上而下打,不许横扫。

  但现在场中有七个人,是怎么打的都有,还有手握两条泡沫棒的,根本不是回合制,而是即时制的大乱斗,场面非常混乱。

  棒子打在人身上,打在地板上,砰砰作响,引起惊呼不断……

  秦冰彤感觉又被打了一下重的,抱怨道:“谁啊?总打的这么狠?!”

  紧接着是陈文琪,被不知道哪人的棒子扫到了后脑,顺势蹲下身,摸着小脑袋瓜悲鸣道:“轻点啊,好痛的!”

  江靖琪一边用棒子在前面左右挥舞,一边小心向前,嘴里还嘀咕:“高云呢?你是不是高云!我打高云,不是的离请让开一点。”

  “喔,还是这比较安全……”

  张子风是被打怕了,也有点累,摘下眼罩悄悄退到笼子边,喝了口水开始看戏,还拿出手机拍摄记录:“我观战啦,你们打吧。”

  退场一个,并未影响到其他人玩游戏的性质,六个人仍在蒙着眼罩的状态中交战……

  “乓乓!”

  丁慧一脸抓狂:“谁在联手打我?!我感觉自己刚才一瞬间挨了两下重的!”

  “两下?”

  冯妙梦肯定道:“准是阿云!只有他拿了两个泡沫棒!”

  “高云你大爷的耍无赖?我跟你拼了!”

  丁慧低声骂着,又竖起耳朵仔细闻声辩位。

  “哈赛,哈赛,哈塞ki!”

  “渣渣们面对疾风吧!!”

  高云蒙着双眼,嘴中念念有词,手持两个泡沫剑,挥舞起来带着疾风,将周身围的紧密无比,虽然眼睛看不到,但脚步相当灵活,游戏开始后的三分钟,他辗转腾挪少有被打,只有他打人的份。

  这让高云大为兴奋,挥舞双剑更加有劲儿了,嘴里还喊着莫名其妙的台词。

  “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长路漫漫,唯剑作伴!”

  “此剑之势,愈斩愈烈,受死!!”

  另外几个女孩也与他兵戎相见,蒙着眼一通乱打,但往往是同性内战,摸不到高云的边。

  “啊,谁又打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还以为是高云!”

  “这次是谁打的?”

  “额,我也以为是云哥。”

  这搞得众女很生气,尤其是急性子的丁慧,白白替高云承受了好几次打,而且这么多人围攻,高云却毫发无损,导致她一度怀疑高某人在作弊,摘下眼罩观察了一下,确定对方没作弊真的是实力强后,索性不蒙眼了,蹑手蹑脚走向高云,一边喊着一起打高云。一边用力挥下泡沫棒……

  “砰!”

  砸在了地上。

  好个高云,真是耳听八方,直觉敏锐,正是秋风未动云先知,早已察觉丁慧靠近,一个e技能向右滑步,同时双剑一招风归梅花,旋转平抹击中丁慧腹部。

  “你!”丁老鬼都被打懵了:“你眼罩是不是透光的?”

  “透光?你戴上试试?!”

  打完后,高云向后踏步,躬身做了个蓄势待发的藏刀式,不屑地冷哼:“你欲赴死,我杀你易如反掌!丁老鬼你可以下场了!”

  丁慧压根不理,也是被打急眼了,干脆招呼道:“梦梦,把眼罩摘了,一起打高云!”

  “!”

  冯妙梦也是听话,而且有点小蔫坏,不吱声就摘下眼罩,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

  由于她比丁慧体重轻得多,加上长期练舞蹈,走起路也更加轻盈,几乎没什么声音。

  高云对这次即将到来的危险毫无察觉,无奈地抱怨:“别摘了,都这么玩还有什么意思?之前说好了,被打了三次以上自觉下场的,我击中次数能有十来下了,你们一个也没下去……”

  面对毫无防备的高云,冯妙梦犹豫了半秒钟,还是在丁慧肯定的目光下,用泡沫棒狠狠砸下……

  “砰!”

  高云被击中后立刻退后半步,紧握双剑,警觉道:“很好!妙梦,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砰!”

  高某人话刚说完,脑袋上又挨了一闷棍,这次是江靖琪打的,她击中后立刻摘下眼罩确定战果,得意地笑:“哼哼,你已经死了!”

  “砰!砰砰砰!”

  这下是陈文琪的,第一下命中后,她又接连打了三下,越打越开心,最后笑得都握不住剑了:“我们都拿一把剑,让你敢拿两把!不打你打谁?”

  “……”

  被群攻的高云迫于无奈也摘下眼罩,看着围上来的五个女人,双剑在手退后成弓步,如临大敌,语气凝重:“刚才是我大意了,没有闪。现在也没到死的时候……”

  微微一顿,两脚猛然发力,身形如鬼似魅,快速穿过众女,双刀如蝴蝶飞舞。

  “啊!痛啊!”

  “你还敢还手?!”

  “高云!你要死啊!”

  纵使女孩们极力闪躲抵抗,剑仍然一一准确地击打在她们的身上,仿佛避无可避,快到让人窒息!

  “好快!”丁慧脸色一变。

  高某人打完人,还装逼,在对面朗声道:“且随疾风前行,身后亦须留心!想杀我?你们可以试试!”

  “我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阿云,你完了!我也救不了你!”秦冰彤表示无奈:“我刚才可没碰你,你怎么连我都打啊?”

  “别跟他说话,打他就完事了!”

  “对!打他。”

  这下子群情激奋,丁慧举剑高呼:“打高云!都把眼罩摘了,只打高云!”

  陈文琪也气得直跳脚:“二风,快来帮忙!”

  “来了来了!”张子风点点头,也匆匆佩剑上场。

  “人终有一死,但是……”

  眼看敌人越来越多,高云面带悲切,随即又斗志蓬勃,双剑出鞘,遥指群敌,斩钉截铁:“面对疾风吧!!”

  “别叭叭了,我打死你!”

  ……

  ……

  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沈复童趣。

  回忆儿童时,可以张开眼睛看着太阳,能看清最细微的东西。我看见细小的东西,一定会去仔细地观察它的纹理,所以常常能感受到超出事物本身的乐趣。

  一个成熟的人,当然要遵循社会规则和承担责任,但适当的保持童趣或者说童心,一样很重要。

  这不是让你长到一定年纪还迷之一往无前,言语行为幼稚而不顾及他人想法。

  而是真诚、善良、尊重,和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和探索欲还有单纯的专注,用不着刻意去抵抗外界,在与朋友相处、玩耍间要自然而然的对世界抱有爱意,释放自己的童趣。

  它让我们保持我们对待生活的热忱态度,是我们穿梭在混乱世界时残留的一丝天真,它会带给我希望和欢乐,为生活调剂。

  为了获取能力而舍弃童心的人是无能庸弱的。处处珍惜童心的人是那些看穿一切而想要拾取所剩不多的快乐的强者。

  所以,高云玩的很开心,其他女孩受其影响,也放开了玩,玩得尽兴,一直到快要日落,才回到了湖畔的别墅。

  高某人还向张子风索要了蒙眼打人时的视频,用微信转发给沈琼霄,试图把份快乐和童心传递给对方,效果很好,没多久对方便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表达开心的情绪……

  “你也算是个人?一会和她们泡温泉的时候用不用也发个视频给我?!晚上和谁上床你也给个我录一段让我看看到底是谁怎么样?”

  这次泡温泉又不是没邀请你,你不是说没时间么,这时候知道吃醋了?

  高云发送当前位置后,打字道:“下了班抓紧来,今晚我想睡你。”

  随即,他将手机放在水池边不去理会,端起杯子摇晃红酒,抿了一口,望向西方天际的日落景象,幽幽叹了口气。

  “楼顶这两个温泉池,怎么他妈就我自己啊?”

  “人都死哪去了?在室内浴缸泡有什么意思?室外泡不香吗?既能欣赏美景,又能看本帅哥的美好肉体,怎么都不来呢?”

  没错,高云是自己一个人泡的温泉,在这黄昏中泡温泉竟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

  即便旁边点着香薰和防风蜡烛,气氛营造的恰当好处,本人半躺在池子内被水汽围绕被滚烫的温泉水包裹,被池下喷射的水流按摩,天地美景一览无余尽收眼帘,享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愉悦,心情也有点悲催寂寥……

  他是想要看妞的啊!看那种只穿着泳衣的妞!

  没有妞,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话说下午玩的不挺开心的么,怎么都不来了呢?

  ……

  二楼01房间的浴室。

  江靖琪正在和秦冰彤边聊着天边泡着澡,聊得都是关于某个男人的事情,过去的和现在的。

  以前两人的关系不是那么密切,但现在江靖琪成了高云的前任,倒也能够心平气和地与其说些私密的话,和臭男人一起泡温泉这些话可没法聊了……

  “其实当初你真不该和他分手的。”

  秦冰彤似乎在替江靖琪惋惜:“他很在乎你,否则现在也不会邀请你来玩。”

  江靖琪沉默了一下:“但他现在变了。”

  “确实变了,变得超邪恶的……”

  秦冰彤说话间,手机响起,打开微信一看是高云的一句话……

  “爱心上来泡温泉啊,想搂着你一起。”

  秦秘书无奈地笑了一下,将屏幕让江靖琪也看了一眼,对方似乎有点不敢相信,欲言又止:“你和他到底?”

  秦冰彤没有回答,叹了口气:“我感觉他现在对于男女关系,处于报复性的放纵阶段,一时半会是纠正不过来的。你既然不能接受,错过就错过了吧,放不下最终也只是伤人伤己。”

  江靖琪还没缓过神来,秦冰彤却站起身,裹着浴巾走了:“我去陪会儿他,你自便。”

  ……

  一楼01房间的浴室。

  张子风促狭道:“你不挺能的么?怎么这时候没和云哥一起泡温泉?”

  “这叫推拉!我从书上学到的!”

  陈文琪解释道:“太主动了不行,以前我们就犯了这个错误,这次怎么样也要让他主动邀请我们,我们再犹豫一下才能答应……哪有女孩子上赶着和男生在一个水池里泡温泉的?”

  “可现在已经快半个小时了,我感觉你可能是推远了。”

  “有那么久了么?”

  “你自己看时间!”

  ……

  二楼02房间的浴室。

  一对表面情侣经过你侬我侬,哼哼唧唧不可描述后……冯妙梦脸色潮红:“阿云好像是自己在楼顶泡吧?”

  丁慧挑起她的下巴,玩味道:“怎么,你等不及了?”

  “没有……我就是觉得,这么晾着他是不是不太好?”

  “现在你是我的!”

  丁慧一口咬住对方的脖子:“等晚上,晚上我带你去他房间,到时候就怕你不敢!”

  冯妙梦脸更红了,小声道:“你饶了我吧,让我有个心里缓冲行不行……”

  “缓冲不了,必须有力刺激!”

  “啊,别……”

  :。:m.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亚博国际官网澳门买球开户网址bobox盒子下载地址qy66vip千赢国际app